乌发结

2020-06-15 11:04:15

百合

乌发结

我和舍友九童第一次见面,九童一头简单利索的短发瞬间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那是我见过女生留过最帅气的短发,短发下是一双凌厉的眼睛仿佛可以洞察每一个人的心灵一般,她的话很少,只是自顾自地在地上理着自己的行李,时不时与我有几秒钟的对视。

但不知道为什么,那几秒仿佛有几分钟那么长。

她站起来了,很高,身材匀称,穿着一件黑色紧身T和工装裤,脚上踏着一双军式马丁靴。

“你好,我是九童,请多指教。”

一个不知道是虚情假意还是真心的笑容,和一只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十分白皙的右手。

我愣了几秒,随之也伸出自己的右手,笑着说:“你好,我是X,接下来四年我们就是舍友啦!”

我感受到她的手掌上有一些不符合她年纪的茧子,倒是有些破坏了这双手的美感。我是一个十分喜欢新鲜事物的人,九童这样的女生是我18年来都没有见过的,她帅气、直爽、成熟富有不属于青春时期的魅力。

开学不久,九童因为与其他女孩不同的独特风格一连上了Z大两个月的表白墙,而我则像大多数的大学小透明一样安安静静地上课和学习,直到12月的一条墙上的说说像爆炸一样点燃了我们整个宿舍。

舍长悄悄拉了个五人小群,在里面说:

你们看到投稿了没有?墙上说九童是个les,怪不得平时感觉哪哪儿都不对劲呢……

另一舍友也感到很吃惊:真的假的啊,这,这……那我得要把床帘都拉上了。

然后就听见一道道拉床帘的声音,几个舍友都抓耳挠腮,莫名地有些窒息的气氛就悄然降临到了我们宿舍。我也不知道九童有没有看到这条说说,回头看了看摊在椅子上玩手机的她,好巧不巧她也不知道为啥也在看我,可能是其他四个突然一起拉床帘的声音引起了她的注意,但是此时此刻,反正,我挺尴尬的。

2018年12月31日,第一次,在学校跨年。

舍长撺掇总是缺根脑筋的我去叫九童一起到校外跨年,我用梳子梳了几十遍我的长发,

一边又不停地瞥九童在干什么,我,我准备好了。

“九童,你……”

谁知道我晚了一步,九童没听见就往楼下走了。我答应了舍长的,只好硬着头皮给九童发这个新学期第一次发的消息:

今天晚上有时间和我们一起跨年吗?(可爱笑)

我以为她会拒绝或者很晚才回复,没想到刚发出去就看到提示栏里有她的消息:

下来,我在停车坪。

于是,我们竟然真的和这个校园风云人物一起要去跨年了,全宿舍更不淡定了。舍长都不敢怠慢这位看上去不太好惹的主儿,催着还在打扮其他几个舍友赶快下楼。

“X,我在这。”

我这才注意到九童今天的一身战衣,锃亮的皮衣裤,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去理发,那时候的短发如今已经有些长了,挡着她的那双眼睛,九童手上拿着一个纯黑的摩托车头盔,就静静地站在那里。舍长看我站的离九童最近,迫不及待地把我推给了九童:

“我们四个人刚好一辆车,那就麻烦九童带一下X咯!”

我又本以为她会拒绝,谁知道九童立刻就答应了下来,又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头盔帮我带上。“X,这头盔和你那乌黑靓丽的长发真配,我们先走了哈”临走的时候,舍友的眼神还有些玩味,还对着我俩挑了一下眉。

提到我的长发,我还是不禁想要记住九童短发的样子,那是我觉得最是九童的样子。

我看着那乌黑的中短发,她的光泽,她的粗细,我想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这四个小娘们就屁颠屁颠地离开了我们的视线,九童一个大跨步就上了摩托车,我叹了一口气,这是我第一次坐摩托车,没想到还是九童带的我。

“抱紧我。”

“啊?”我这下有点慌了,她不会喜欢我吧,虽然我对les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但是现在还是有点小鹿乱撞的感觉。我该怎么拒绝这位啊……

“再不抓着点小心掉下去。”

天呐,惊天大误会!她要是知道我在想什么怕是把我从车上摔下去,我连忙搂着她的腰安安静静地坐在后座。

冬日的风是凛冽的,但是她的身上总是一阵阵地透过让人很放心的暖意,双手紧握着手柄看着远方的路。耀眼的灯光给我们两个的影子一个温柔的形状,我悄悄地伸出一只手对着那个我的影子比了个“V”,突然感觉这样的画面也挺美好的。

就像一个成熟的灵魂载着一个幼稚的灵魂一样,有一点温馨,有一点感动。

“3”

“2”

“1”

“0”

“2019我们来啦!恭喜我们宿舍全员成年,来来来,尝尝这个Mojito!”

舍长的一番话有点让我不解,“怎么就是今天都成年了啊,还有谁没成年吗?”

“你不知道吗,九童的生日就是今天啊哈哈哈……”

我心里想,那她岂不是我们宿舍里最小的忙内么,正暗自偷笑。

说着,舍长老道地在六个人的微信群里发了个红包让我们赶快抢,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错过了。

可惜。

映衬着1月1日的烟花,我看着仰着头的九童觉得世界都变得无比璀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每个人都在许下自己真诚的心愿希望来年可以平安顺遂。

“九童,你有什么想要的成年礼物么?”

她想了想,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贴近我的耳朵说:“我想要你的长发。”

虽然我有点意外,我竟然一天两次觉得这个女孩对我有点意思。

但其实,在这一点上我和别的女孩都不同,我一点也不在意我的头发是长是短,不过是些身外物,我只想要内心的宁静与快乐。

当即,我就问老板娘要来了一把剪刀剪下了我的一缕长发,之后的事情我记不得了,大概是Mojito太醉人,也大概是烟花太迷人。

只记得她的手机上给我备注的是433,早上在宿舍的床上醒来,我收到一条九童发的短信:

谢谢你的礼物,新年快乐,X!

四年,很快也很慢,我们要毕业了。

最后一天,九童走的很急,留下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盒在我的书桌上。

我打开一看,是一个用她的头发和我的头发打成的一个情人结,是一个很精致的乌发结。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九童之后的三年会留长发,以及依稀记得四年前的那份成年礼物。

事实上,我此时心里是一片茫然的,我只是一直存疑那个手机备注。

“A,我打电话是想问清楚,为什么你给我的备注是433?”

“美国约翰·凯奇曾经有一首曲子,以四分三十三秒的休止符象征无声胜有声,你和我的初遇就像它一样宁静的美好。”

相关阅读
学渣又要作妖了

宋琳,你以后约我出去可以只约我一个人,我不喜欢人多。“老师,中午食堂做的是炒大蒜吧,你说话熏的我睡不着。”后排宋琳趴在课桌抬头,眯着眼睛,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这话一出,原本哄闹的班级一下安静了下来,静得仿佛正在播放的电影被人按了暂停。 也就这么几秒钟,带着银边镜框金属眼镜,看着斯文的政治老师,脸上变了好几个色,比调色转盘还精彩。 “你!你听听自己说这话不脸红吗,上课居然睡觉!我要跟你们班主任反映!

续写《将军在上》昭惜cp(现代篇)

柳惜音眼神柔情似水“希望阿昭,能在这一世兑现承诺娶我…” 话说有那么一日,赵玉瑾突然暴毙而亡,享年也不过而立之年,可把她那娘亲和皇叔父伤心坏了。 此时让叶昭婆婆可气的是,她那成天舞刀弄枪的媳妇儿却突然失踪了,皇帝命人抓捕也不见其踪影… —————— 叶昭从一女子床上醒来,满脸疑惑的向四周东看西瞧,这里的一切都那样的让她陌生那个女子背影好生熟悉。 “难道是惜音表妹?不可能啊?”叶昭缓缓向女子走去。

是我打扰了;以后,百合文肉h在线阅读-老子才不是宇智波斑

有关忍者联军的部署大致分配的和鸣人记忆中的一样,艾为忍者联军的统帅、奈良鹿久为军师。至于人柱力的安全,则交由晓组织权权负责。然而在之后的商议中,九尾人柱力失

办公室大战秘书图片,百合污短篇肉-吾王

吾王重启24从崔老那儿回了家,又在家里歇了两天,祝纪便把杨洋约了出来,是廖编和程斐两人组的饭局。饭局的事情先前就有和杨洋提过,是关于《枭雄2》方面的,一来是再次合

百合文纯h阅读,爸爸让我代替他日妈妈_求君安

玄机提着裙角匆匆跑来,她跑的很快却不见一点气喘,似乎,在焚香谷的这段时间过得挺自在,不仅修为有所长进,就连一张秀美的脸都圆润了些,竟仿佛有了小时候的模样。沈香沉忍

强奸性故事 ktv的放荡交换小说_百合绽放

店里没什么客人,大家都各施各法来打发无聊时间。我正倚在暗角打瞌睡,朦胧间,听到阿池和阿平在聊八卦。“……你看你看,都说你们女人厉害,只三年时间便把男人的老底也掏

能让我下面流水的小黄文,百合把你的小缝张开—南有乔木

第二天一起床,南乔的眼皮就老跳。小凡见她老揉眼睛,关切的问道:“昨天晚上没睡好吗?”“不是,就是眼皮老跳。”都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一大早右眼皮就一直跳,就算她不是

妖精这么紧自己坐上来,污到湿的黄文阅读百合|世界尽头

“有人曾告诉过我,假设某一天人们制造出了一种超智能的电脑,而刚好又有其他人研究出了另外一种程序,这种程序能够精确的模仿人类的思维,并且他意识不到他只是一个程序

爸爸边走边插女儿,用力干我高质量肉文—百合灵异录

(二)第二天一早,于珍一起床就是沉着脸的,那当然了,她最讨厌的就是满头五颜六色的头发,嘴里叼着烟,一开口就没什么好话,到处乱搞男女关系的太妹太保。第一个晚上她们宿舍就

百合污短篇肉,黑紫又肿大疯狂的抽动|综影视之紫菀青青

当真的那一天到来的时候,紫菀才发现,在实力面前,自己所做的都只是无用功!除了鲤儿弟弟那块平安扣安然无恙,其他人的平安扣几乎没有起到半点作用就被毁了,而龙鱼族...被

手机读故事网©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