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之死
八戒之死

我想起那天晚上,面对大雷音寺,我,猴子,老沙,我们一起看月亮。 最近,我在天上做净坛使者做得有些无聊了。 自从五百多年前和猴子师傅他们取了西经回来,我就再也没有下过凡,这次瞅着守门将在打盹,我一个鹞子翻身就跳下了凡间。 老实说,我对凡间也没有什么留恋的,唯一熟悉点的地方,就是高老庄。 但可惜,五百多年过去,高老庄从过去的繁华小镇,变成了一个破破旧旧的村庄。 我望着一片绿油油的瓜田,叹了口气,准备转

都市怪谈:流浪猫报恩
都市怪谈:流浪猫报恩

你知道吗?流浪猫咪其实都懂得报恩! 这是一个关于流浪猫报恩的故事。 我在广东生活,广东这边有吃猫的变态,因此出现了一批专业捉猫的人。 与其说他们是人,倒不如说他们不算人。 他们捉猫的手法极其残忍,这种职业捉猫人,有着一套干净利落的抓捕流程。 先用一个铁笼子,里面做一个机关,放上一两只活麻雀,因为猫天生对麻雀有些超乎寻常的热情,只要见到麻雀,连命都可以不要,所以只会拼命往笼子里钻。 如果你们见到哪个

猎妖司:狐媚
猎妖司:狐媚

荒山野岭,哪来那么多美丽女子?这画中女子难道是妖? 百妖夜行乱长安,捉妖天团破奇案。一个鬼谷奇才,一个蜀山少主,谁才是天下第一猎妖师?是妖是魔,亦正亦邪,猎妖司等你一起破解…… 长安城上元节灯会天下闻名,各国使节都来到城中朝拜天子,上至朝廷,下至百姓,整个城内一片忙碌繁荣。 可再繁荣的城市也有阴暗角落,拂晓时分,两个杂工穿行在灯阵内,捡拾零星散落的垃圾。 不远处一堆花灯下,一只绣花鞋在灯光中泛

又梦春樱枝头时
又梦春樱枝头时

她看着霍望提着刀,昔日一条条生命倒在血泊里,命若薄薄的一张纸就这被轻易裁去。 楔子 一只葱白的手将瓷白的调羹递到唇边。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的人干裂的唇动了动,低眸沉思了良久,喝掉调羹中褐色浓汁。 “这里是哪里?”唇的主人开口问,声音中有着大病中的虚弱。 十五六岁的少女,笑容明媚如枝头绽放的春樱,回答:“这是我家,爹爹南下做生意时,见你晕倒在路边,便将你带了回来。哎,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霍望”

王妃养成记:绵里藏针
王妃养成记:绵里藏针

沈筝心里的那根弦又被他这么拨动了一下,她第一次有了放弃报仇的念头。 沈筝从唐煜的寝宫里出来,这事没一会,府里三个女人全得了消息。只是传出来的版本和现实差距有点大。 安玉琳笑着说,“我听说,昨夜她在殿下的床榻前跪了一夜。” 霍含玉接着道,“我还听说,殿下有些癖好,她身上全是被殿下打的伤。” 卫子申正准备去接沈筝出门,听了这些,露出一丝鄙夷的笑容。 霍含玉眼尖,“呦,这不是卫副总管吗?我听说,你在殿下

婚诫:傅太太总想离婚
婚诫:傅太太总想离婚

傅慎言,你妈勾引我爸的时候怎么不说我针对你?你抢走我爸的时候怎么不说针对你? 谢瓷跟一群小姐妹从罗曼蒂克出来那会,已经是将近凌晨一点,她打着哈欠,朝身后道别挥了挥手。 刚要迈下台阶时,就被人挡住了去路。 谢瓷抬头,一见到是傅慎言那张脸,脸色瞬间冷下来,说出口的话都跟带了刺一样。 “你来干什么?” 傅慎言眉宇微敛,显然对她这么晚回家的不满,却还是什么斥责的话都未说,抿了抿唇,过了好一会,才道:“

遇见在遇见之前
遇见在遇见之前

我比谁都更想要你的一辈子,可你的一辈子,不应该毁在我这样的人手里。 雷电闪过的时候白岸抓了抓头发,斑斓的灯光下,下颚的弧度凌厉且性感。舞池里年轻的身体在不停的缠绕跳跃,群魔乱舞,有一种非离感。 “白哥!这就走了?” “嗯。” “我和你说的事儿你考虑下啊。” “嗯。” 走了很远酒吧的音响声才渐渐退去,铺天盖地的雨声清晰的传过来。现在这个点,路上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几辆小车飞驰而过。瘦高的一个剪影拉的老

流浪者之罪罚之桥
流浪者之罪罚之桥

没有人能够去到橡树村对河对面,试图要过去的人,都会受到上帝对惩罚…… .奸情 在这个无月之夜,橡树林中雾气缠绕。 没有清风吹动草叶,只有遍野朦胧像幽灵般起伏飘移。连影子也是模糊的,没有明确的界线。 就如同树下的一男一女,此刻没有你与我之分。 双握的十指、交叠的身躯、融合的汗水……一切都合而为一,化为一阵又一阵令人销魂的愉悦。 喘息声、呻吟声,此起彼落,间中夹杂一声压抑的呼叫。 接着声音停止了,动

叶凡唐若雪医婿 无爱不婚
叶凡唐若雪医婿 无爱不婚

叶凡唐若雪医婿之无爱不婚。唐若雪和叶凡赶到工地的时候房主已经等在那,她背对着他们,原本身材就已足够高挑,又踩着六厘米的高跟鞋,整个就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让人有个冲动想上前将她扶稳。

满月思流萤
满月思流萤

寒夜清辉总相照,不知残月思流萤。可这戏台之上,又怎唱得你我两个杜丽娘? 耳边别着的白纸花承受不住雨水的重量随之滑落,很快便淹没在一滩污水之中。 它不似你至死都坚守着一丝没有意义的傲气,可你偏偏最喜欢它,因它绝不会随着时间枯萎而凋敝。 你啊你,一生都在追寻着不适合自己的东西。 我弯腰将身旁的油纸伞拿起,眉眼一点点划过墓碑上你的名字:青萤。 无数人嘲讽过这不像个男人的名字,却与你的身份十分契合。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净无痕伏天记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净无痕伏天记

伏天记楔子(推荐:合家欢全文阅读,合家欢1一54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姜烟站在落地的铜镜前,镜子里的她看起来有点憔悴,但也能看得出来她明眸善睐、身段婀娜,是个美人。她是风雅坊的清倌,在京城薄有名气,不少富贵公子都曾拜倒在她

想容
想容

迎着夕阳,策马扬鞭,他如约而至。 兰容卿头疼得厉害,眉头紧皱,冷汗直流沾湿鬓角。 隐隐约约听闻有人走动又恍然间感觉有人拉着自己的手,在耳边说些什么,只是听不大真切。 不知过了多久,做了一个又一个的梦,梦里反反复复被追杀,就是怎么跑也跑不快,喊也喊不出声,直到濒临绝境被推下悬崖。 随着梦里突然袭来的失重感,身体一个抽搐,兰容卿终于睁开了眼。 “大当家的,大当家的!他醒了!他醒了!”守在屋里的柳瑛见床

王妃养成记:君子好逑
王妃养成记:君子好逑

“我不是娘娘。”“不是什么?怎么做本王的……做本王的王妃委屈你呢?” .闹事 谢智勇的尸体刚丢进张府,薛胜衣便趁乞丐闹事之时,将张元宝给绑了。 陈润匆匆跑了过来,“少爷,不见了。” 张进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命道,“去,去请顾大人,让他把这些乞丐都抓了。”他不是因为儿子而慌张,而是看到了谢智勇的尸体及他尸体边的那盒金子。 能杀了谢智勇又对金子不为所动的会是什么人?明显是冲自己来的。 事情要兜不住了。

姐姐再爱我一次
姐姐再爱我一次

明明是个玩笑话,小小的他却记住了,认定了陆馨予就是属于他的! .带男友回家 “喂,李修竹,你够了,别再跟着我了!”陆馨予气急了,冲着面前高自己一头的男生不耐烦地吼道。 男生穿着一身休闲装,背着黑色的书包,闻言却丝毫没有要回去的打算。 陆馨予无奈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李修竹轻轻的扯了一下嘴角,缓缓道:“姐姐别担心,我只是想见一下你的男朋友。” 陆馨予和李修竹是在一个大杂院里长大的,可以说是青梅

宫廷往事
宫廷往事

我成了宫里一个特例,明明只是小小的美人,却住在了繁华的荣禧宫,皇上也常常来这里。 “夜深了,宝林快睡吧。”贴身丫鬟小枝披了一件在我身上。 院里月明如镜,窗边心凉似水,今天是玉华姐姐承宠的日子。 我与玉华姐姐是自幼相识的姐妹,三月选秀也是一道入选,原本还高兴两人可余生作伴,却不想刺痛来的如此突然,今夜注定无人安枕。 皇上看向玉华的眼神,后宫众人想必都会失眠。 一宿过后,我整理了妆容前去给皇后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