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还恩?
何以还恩?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今日,我终是许了你了。 锲子 大夏国灭,大启初建,血洗皇宫之时,大启太子萧阳,道公主要去的体面一些,用一杯毒酒送走了静和公主。 而后,尸身被太子秘密送出皇宫,任凭旁人如何寻找,却是再也找寻不见。 而这,也给那些复兴大夏的人,留存了一丝希望。 三年后,皇家暗卫营。 苏三三有个师弟,叫肖旭阳,前段时间刚拜入师父门下,短短几个月时间,苏三三救了他算是有五六七八

意难平中卷
意难平中卷

恋爱的甜蜜,心跳的加速,你我都尝过的美好。 这短短的一生,我们最终都会失去。你不妨大胆一些,爱一个人,攀一座山,追一个梦——《大鱼海棠》 大学快毕业时候,小舒就一个很独特的外号“灭绝师太” 私下里同学都再说:“早晚有一天小舒会出家,大学里形形色色,来来往往那么多人,不然为何没有一个人能走进她心里。” 只有小舒自己知道,有些人有些问题,真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因此小舒选择了一条不归路—不结婚。如果你身

订婚:一地鸡毛
订婚:一地鸡毛

感情看似坚不可摧,实则是易碎品,多少爱人因为一句话分道扬镳,因为一件事就此告别。 今天是女孩乔希和她男朋友罗宇订婚的日子。 这个订婚宴很简单,仅在西安某饭店摆酒宴请两家至亲,共两桌。订婚宴再和谐没有了,长辈们白酒已经喝了三瓶,红酒第四瓶也已过半;女孩未来婆婆拉着女孩母亲的手,两人一会儿微笑交谈,一会儿举杯相碰,亲密的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再看乔希,看不出高兴还是愤怒,筷子架在手指间,面色远不及她

人间异闻录:轮回电梯间
人间异闻录:轮回电梯间

我们每个人,都在电梯间里孤独地轮回着。 我们每个人,都在电梯间里孤独地轮回着。 .新房客 晓敏向来是一个观察细致的人。今天是她来到新出租屋的第一天,此刻她正拖着行李箱站在电梯门前。 这个小区虽然是新建成的,但因为位置偏远,销售情况十分惨淡,整栋楼也只住了她和一楼的一位住户。 一个人在外地工作的晓敏并没有什么财产,所有的行李也不过是一只大旅行箱。 现在正值日暮时分,落日投下的血橙色光辉笼罩着荒凉郊

重回16岁那年夏天
重回16岁那年夏天

我重新回到十六岁这一年了,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想要和你一直在一起。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我看见自己重回到了 岁那年的夏天。 盛夏的夏天,风吹了过来,白色窗帘随风轻轻地晃动,偌大的教室里坐满了穿蓝白色校服认真听课的学生,黑板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习题,讲台上一名老师在孜孜不倦地为台下的学生们讲解黑板上的题。 教室里的学生们一边听着一边记录他说的要点,忽而他响亮地声音停了下来,学生们也停下笔来安

破镜何必重圆
破镜何必重圆

林妤当然知道他是认真的,毕竟,他从不说废话。 豆丁般的大雨不断敲打着紧锁的窗户,又一抹穿过雨水洗刷的窗户的车光照进昏黄的室内。可惜,依旧见不到那人的身影。 林妤已经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夜夜伫立在窗口,盼望着那人的早归。 “滴答滴答”,时钟指向了 点,钥匙插入锁孔的动静打破了静谧的夜。 梁放刚打开门便被坐在沙发上直溜溜看着他的人吓到了。 “回来了?”“这么晚还没睡?”两人异口同声。 林妤笑了

甜橙CP
甜橙CP

不想错过你,想与你相伴白头,夕阳西下,一起去看电影,去广场跳爱的华尔兹…… 《锦瑟》粉丝见面会现场 主持人:“可爱的小橙子和小甜甜用你们最热情的声音欢迎我们《锦瑟》的主演成霄和戚甜甜上场吧!” 现场一片欢呼。 身着黑色西装的成霄与身穿红色长裙的戚甜甜伴着《锦瑟》主题曲的旋律走上台。 主持人:“这次的粉丝见面会两位的粉丝期盼已久,这部剧陪伴大家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夏天,粉丝们都在为剧中的锦岩和李瑟瑟感到

其实我们知道
其实我们知道

葡萄为什么不找对象,还不是因为在等你! “菠菜,你这几年怎么样?” 菠菜原名波彩,谐音菠菜因此得名。班里的每个人都代表一个水果和蔬菜,都是班长给起的。 “能怎么样,就内样呗。”菠菜笑了笑。 “你们还记得那个张布东吗?我们叫他葡萄,上学的时候大家老给他和三班语文课代表组CP,高二张布东因为家里人想让他出国留学,转到国际学校去了,语文课代表也转走了,那男生一个哭的比一个难看。” “我上次约他和班里

陪我看星星好嘛
陪我看星星好嘛

王者荣耀曜和西施同人文(短篇)

春水映梨花(上)
春水映梨花(上)

逆天改命有什么难的?不过是用命去换罢了,这代价,我付得起! “他是我的男主角,你们没有资格来碰他!” 被诊断为重度抑郁症的第一天,何晏晏在微博写下了这句话。 之后,她辞了编剧的工作,拉黑了电话里的所有人,像孤傲的侠客一样,决绝地斩断了与这座城市的所有联系。 飞机起飞的那一刻,她蜷在温软的毛毯里,眼里波澜静止,那些炙热的光亮与明媚,终究还是死去了。 她半眯着眼,看着窗外翻涌的日光与云海,眼前蓦地

异乡旅人:流浪者
异乡旅人:流浪者

都说血浓于水,父子俩会有心灵感应,可能他们家的血是冰做的,心是石头做的吧。 金陵城上西楼,倚清秋。万里夕阳垂地,大江流。人群散去后,他收起了音响设备,背起了吉他,蹬着一辆三轮车朝着夕阳而去。 南京,作为六朝古都的金陵城,我想它应该是一个承载着千年底蕴的城市,是极具年代感和人文情怀的。 至少,在我没有遇到许簿凡之前,一直都这么认为。 许簿凡,我在南京认识的第一个人,和他的名字截然不同,他一生平凡

麻雀路过艳阳天
麻雀路过艳阳天

忽然一只麻雀叽叽喳喳地飞过,扑棱着翅膀,路过一片艳阳天。麻雀路过艳阳天 文/吾佟 名字打包送你 我叫普路托。别问我作为一个名字意为“冥王”的女生是怎样一种体验,你若真想知道,我就把它打包送给你。 高中入学那天,班主任翻着按照中考成绩排名的本班名册,恶趣味地挑了挑眉:“普路托?隋杨?哈,冥王和隋炀帝,看来我们班来了两尊大佛。来,站起来比一比,让大家看看谁更厉害。” 蒸笼似的班级里近百只“小笼包”

狼与兔
狼与兔

或许是因为爱上了狼,兔子的眼睛才总是红红的吧。 小兔子出生在一片森林之中,她有许多伙伴,像是整天窜来窜去的松鼠,漂亮的梅花鹿,还有在树上能挂一整天的猴子。 这之中,唯独没有食肉动物,从小妈妈便告诉小兔子,看见食肉动物要立马逃跑,特别是长着尖牙利爪的狼,他们狡猾又危险,稍不注意,就得丧命。 小兔子没有忘记妈妈的叮嘱,可她现在正对着一只狼发楞。 狼在崖边对着弯月嚎叫,清冷的月光将他漆黑的皮毛映成银

一朝上位
一朝上位

施禾生气:“你没老婆吗?回家找你老婆去!”周绍琛似笑非笑,“那还养你做什么?“ Loft二楼床上,施禾一条雪白的大腿搭拉在地上,微风吹进房间让她不禁打了个哆嗦。迷迷糊糊间扯了条毯子盖上,昨晚忘换的床单让她睡得极不舒服。 她心里腹诽着,周绍琛那个狗东西,每次爽完就走,也不知道帮她清理一下。 撇撇嘴,继续睡去。 不一会,电话响了起来,是施禾的助理贺敏,“施总,下午三点财务分析会。” 施禾轻轻“嗯”

恃宠而骄
恃宠而骄

我爱上了我的金主爸爸,可惜终究是个替身罢了。 他被包养了。 没办法,父母公司破产,总不能看着他们二老去吃牢饭。 本来他是想借高利贷的,没想到,最后还是把自己搭进去了。 他是男的,唉。 这年头,男的也不安全了。 包养他的,是个老总,叫易森。 说是老~总,其实也不过比他大两三岁。 啧啧,人比人,气死人啊。 哦忘了说,他是个小歌手,很小不出名的那种。 易森长得挺帅的,搞不懂,这样的人需要包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