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在生命的年轮里
相逢在生命的年轮里

万世师表孔子有言,“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 诗王白居易曰,“平生知心者,屈指能几人。” 培根也说,“最难忍受的孤独莫过于缺少真正的友谊。” 由此可见,无论鸿学博儒,还是白丁平民,都渴望真诚的友谊,都希望在自己生命的年轮中,有一知己相伴,共品生命之酒。在我的人生路上,也有这样一位好友,他就是孝喜,相交十多年,一起经过了许多的风风雨雨…… 家父和孝喜父亲是同学,但我和孝喜上初中并不在...

我才追了你不到一个月你就答应了,你也太好追了吧
我才追了你不到一个月你就答应了,你也太好追了吧

朋友左左在一次聚会结束后和我一同回去,本来之前仅仅认识不太了解,只觉得她有点高冷不太容易靠近,漂亮还特别有气质,各方面都很优秀,是我特别喜欢和欣赏的那种姑娘。但意外的是一路上左左很健谈刚好我也是个自来熟,两个人一拍即合,相谈甚欢。 “半路遇到前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她笑着对我说。 “啊?” “刚刚过去那个是我分手两个月的前男友啊!” “啊?” “啊什么啊,没错。是不是很丑,还瞎,哈哈哈哈哈...

有一种人生经历,叫司法考试
有一种人生经历,叫司法考试

作为一名法科生,每个人都梦想成为《何以笙箫默》中何以琛那样的律师,《人民的名义》中侯亮平那样的检察官,但是现实逼迫的我们活成了《爱情公寓》中的张益达,甚至有的同学还调侃,不要瞧不起张益达,人家最起码考过了司法考试,我们或许还不如他。 盈科律师易胜华写过一本书叫《别再异乡哭泣》,第一章名为让海天为我聚能量,讲述了他头破血流备战司法考试的经历。我看这本书时,我正处于司法考试的准备...

关于那个村的一些事

总会有一些记忆值得记录,就像沙中之贝,流星一闪。虽然短暂渺小,但因其曾让人亮了一下眼,动了一次心,便镶嵌在了记忆的线谱之上,成为人生之歌不可缺少的一个音符。 01 这是一个三面环山的村庄,据说是龙脉,人杰地灵,山上众多军管地界,也有很多对公众开放的古迹,一年四季,自然风光如画,游人如织。但直到20世纪九十年代初,村民们依然守着祖辈留下的老宅,默默过着自己不甚富足的日子。 终于,随着城市的发展...

有时候不是不懂,而是不想拆穿
有时候不是不懂,而是不想拆穿

1• 或许是年轻,我曾经觉得人生就像一本账簿,那一笔一笔的来去过往,都是未来有花才有果的印证。这些清清楚楚的因果关系,会让我活得明白。我认为这和从前做数学题一样,只有明了解题过程,才能得出精确的答案。 我想尽力理清的如同乱麻一样的生活,却随着我逐渐长大,反而一次又一次地将我自己绕了进去。我最后发现,有时候不是不懂,而是不想拆穿。 2• 我初中毕业的时候,班级准备搞一次毕业聚会,提前将聚会时间...

欠你的,只能来世再补偿
欠你的,只能来世再补偿

十岁那年,因为一些变故,我们全家搬回了老家,在盘下了大姑家的杂货店后,爸妈打算在镇上开始全新的生活。除了一家五口,她也与我们一起生活。 镇上的青壮年大多都外出谋生了,剩下的多是些妇孺儿童。所以,杂货店的生意一直不见起色,家里的经济状况也开始变得紧张。爸妈开始变得很烦躁,动不动就爆发家庭冲突,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很恨她,在当时得我看来,就是为了照顾她,爸妈才被迫选择回来。 她脾气很臭,不爱理人...

你在我的世界尽头。
你在我的世界尽头。

接到刘嘉琦的电话的时候我正在阳台上看着万家灯火抽着烟。刘嘉琦说,以安你收到请柬了吗。 我抖了抖烟灰说,什么请柬。对面的刘嘉琦沉默了好久才说,苏寻和唐婷的结婚请柬。 我用力的吸了一口烟想要扯出一个笑容没想到眼泪却先笑容一步落了下来。我清了清嗓子说,他结婚怎么可能会给我发请柬,是我把他当成了筹码然后抛弃了他,他怎么可能会给我发请柬,我还有事先挂了。 我迅速的挂断了电话,我怕我再开口就会泣不成声,...

我的小姑娘 谢谢你等了我十二年
我的小姑娘 谢谢你等了我十二年

最深的爱,被时光打造成精心的模样,经得起等待。 我是北烈阳,我曾是一名国防军人,今天我要讲的,是我和我的小姑娘的故事。 * 婉婷是我的高中同桌,我喜欢她喜欢得莫名其妙。就是一蠢姑娘上自习课,在我旁边抽抽搭搭,我被吵醒了,语气不善地问她想干嘛,而她捂着脸不让我看,反而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就把她的手打下来,看到了被抠烂的痘痘,立马笑得不行。而她又羞又气,金豆子成了串的掉,老师刚好进教室,我就被叫出...

育儿是篇散文
育儿是篇散文

图文|声波大银 如果没当爸爸,我很可能要去从事的一个职业就是杀手,一个恐高的杀手。 我总想杀人。 站在高处,如果身边有人,我就想把他推下去,看看会是什么样子?如果身边没人,我就想把自己推下去,那又会是什么样子?想通了自己多半是看不到自己肝脑涂地的样子,所以我总尽量克制住这个想法,不让自己跳下去。我也时时告诉自己我有恐高症,不要去高处,不要向下望。 儿子皱皱巴巴问世几个月了,我还在念叨着为什么...

三斤麦草一张床
三斤麦草一张床

虽已秋末,因几个月的长期干旱,太阳仍火辣辣的烫人,让人在酷热中总会忘了已是晚秋。 我们这批八三级新生来到十公里外的甘谷县第三中学上学,也是第一次出远门离开了父母开始独立生话。过了一个毕业季的长假,个个晒的黝黑灼红,土里土气的不说,还一个个拘谨得跟做了贼似的耷拉着头不敢看别的同学,呆头呆脑,十足的一群毛丫头和小闰土。 甘谷三中就建在甘礼线二十公里的安远小镇上。当时的学生仅与外乡人方言有别,我们...

相关推荐
买房
买房

一个巨大的体育馆,密密麻麻都是人。到正式开售的时候,人们像疯了一样,不管楼层不管朝向,先抢了再说。

城

萌生的小苗就那样朝着不可估计的方向延伸着,快要成为苍天大树,宋霖却不知道这会成为二人的乘凉之地,还是遮住前路的障碍。

送锦旗的遇上扯皮的
送锦旗的遇上扯皮的

-1- 狭路相逢 大红烫黄字的锦旗安稳地挂到了墙上,这是这面墙上的第五面旗子,上书:妙手神技,灸到患除。瞟了眼另一边刺目的空白,陈姐撩了撩保养细致的头发,嘴角露出一丝微微的笑。 镜头早已准备好,陈姐志得意满地挽着封女士的手臂,在这面新得到的锦旗下留下了第一张合影。 咔嚓!诗美员工带头,周遭想起了哗啦的掌声。 “非常感谢封女士对我们诗美的信任!艾灸是我们店的招牌,以后我们也会继续努力,给大家...

我的胸口多个洞
我的胸口多个洞

一 离职的时候,老刘一再挽留,还提了加薪。说真的,老刘的加薪确实让我心动了一下。我顶着诱惑,坚定了自己的态度。离开老刘的办公室之前,老刘讳莫如深的说道:“人到中年,可跟年轻时候不一样了,你休息休息,愿意回来的时候再联系我,公司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老刘的客气话一向说的很漂亮,当真就完了。 出了写字楼,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就连天空都觉得蓝了不少。离职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想休息休息。在老刘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