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秋日丝语:我在等风,也等你来

我正在参加怦然心动·邂逅你的11封情书——1111情书交友创作大赛 ,快来给我写情书吧! 昵称:秋日丝语 地点:浙江义乌 职业:外贸 自荐文章: 简书半年,中年肥腻女的我,写了十万字 --关于写作 22岁,遇上我的相见恨晚 --短篇小说 老不死的 --短篇小说 自述 喜欢安静,喜欢轻音乐,爱养花种草,爱写写东西。 没有八面玲珑的本事,但还算是善解人意。 所学专业,电脑文秘,等学校出来后,才...

为什么你那么优秀,却喜欢我?

“我喜欢你,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大学选的是园林专业的,但是喜欢码字,喜欢装文艺,之后就转了汉语言专业。看小说太入迷了,不爱说话,外表给人的感觉就是文静,乖巧的(本身也是这样),喜欢对人礼貌又得体的微笑,看起来有亲和力(不行,自夸太多了) 但是本人就是神经质,又爱看小黄书的人,也不出众,不爱参加活动,学校什么规划大赛啊、什么社团啊,几乎都不参加,就加入了红叶网,就是专门为学校的媒体服务的那种...

自我价值感低的人,总是不容易幸福

01 两年前我倔强地离婚后,在那段空前寂寞的日子里,我认识了一个男人。 那年我30岁,那个男人48岁,我觉得和他聊天很开心,前所未有的开心,大概是他太善于风趣幽默了吧?我们很快就在一起了。 直到在一起后,我才了解到了他的那些过往。 他坦言他离婚是因为自己有过长达十二年的出轨经历,被前妻发现后,被迫离婚。我当时并没有怀疑这个男人的人品,而是站在女人的角度为他开脱:或许是她妻子的原因,他们的婚姻...

我虽然爱你,可我更爱我自己

爱情是一种神乎其神的东西,抓不住,看不见,摸不着,相爱容易,守不住才是一个笑话。 01 “你爱我吗?” 石头突然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复古风的奶茶店里,散发着浓郁的奶香味,甜甜的。 我喝了一大口眼前的奶茶,双手撑着下巴想了一会说:“爱”。 石头把目光从奶茶移到我的脸上,继而又低下头,摇着头,:“不对,你犹豫了” “犹豫,代表我不爱你吗?”我反问他。 石头依然是摇着头,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我,不知道...

终于学会了放手

一个月前,杨欣终于终于鼓起勇气加了辰逸的微信。收到微信提示好友申请通过时,她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上蹦下跳,开心得像个孩子。 杨欣告诉我时,我忍不住调笑她: “不是说早就不喜欢了吗?那现在这么开心干嘛?” 杨欣只回了我几个字:嘻嘻嘻,我也不知道。 年少的欢喜,就算没有结果,回想起来总还是满心的甜蜜。 杨欣、我、还有辰逸高中时是校友,因总是霸占年级前三的位置,所以被称为“三剑客”。 就因为这个...

等你回来,我一定不会放手

文|小森 01 头顶的太阳不遗余力炙烤着大地,偶尔有一股风吹来,透过已经被水洗得发硬的迷彩服,抚着林森每一寸汗水浸湿过的皮肤。 多希望帽沿长点再长点,好把晒黑了的脸蛋全都遮住。但除了额头,整个脸都被太阳烤得火热。汗水浸湿了帽沿下压的刘海,顺着脸颊滴在了衣领上。 “再坚持两分钟!”教官扯着嗓子喊。能听出他的声音里带着沙哑。 120、119、118……林森心里默默念着,已经迫不及待要去像野牛一样...

对不起,我有男朋友了

文|白梨安 图|侵权删 在他还是我男友的时候,我尚且能够体恤他,不愿做个浪荡女朋友。这一变成前任,我就忍不住挑剔起来。 -1- 我很想他,不仅是心理,还有身体。 只要一闭上眼睛,我就能回想起他的手是怎样拂过我的脖颈,停留在我的乳房上。而后又是怎样风轻云淡地一扫而过,滑过我的腰间,最终贴在我的臀部。 于是,将羞耻暂时抛却,给他发去求欢的短信:“今晚见一见?” 两分钟后,寥寥数语回复,却令我雀跃...

我怕,最后遇见的是合适而不是爱情

爱情,在你来我往的世界里,是一件奢侈品。 01 夜班下班的时候,师兄忽然给我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说要给你介绍的那个对象回来了,我准备这两天叫着你们一起吃个饭,对了,我还有照片,你先看看。 拒绝的话,总是无法从我的口中说出,看着87年那张格外老成的脸,一下子蒙圈了,我这是有多缺爱啊,每个人都着急给我介绍对象。 二十多岁的单身姑娘,到底招谁惹谁了。 下班回家忍不住和朋友唠叨,她说是该谈个了,...

【唐诗成语45】顾况之“红叶题诗”:悠悠流水意,片片红叶情

【成语】红叶题诗 【释义】唐代宫女良缘巧合的故事。用来比喻姻缘的巧合。 【出处】唐·孟棨《本事诗》之“情感第一·六”:“帝城不禁不流水,叶上题诗欲寄谁?” 唐天宝年间,年轻的顾况来到了东都洛阳。 繁华满眼,走在大街上的顾况有些目眩神迷了。 正是秋天,街两边的柳树已黄了叶子。午后的阳光洒在那些高大的建筑和树木上,看了让人心生暖意。 顾况想到了家乡海盐,那里有海,有湖,有父老乡亲,有熟悉的风景,...

骗吃猫

1. “帅哥,帅哥?帅——哥——!” 我迷糊着被出租司机的叫声给吵醒了。这个点,别人都在床上睡觉,而我才下班,还在出租车上睡着了。 “是这儿吧?早春园。” “是,是。”我付了钱,拎上笔记本,下了车。 我是前几周才搬到这个小区的,因为总是加班总是晚归,打车费都快赶上加班费了。干脆,咬了咬牙换了个房租虽然贵但离公司更近的小区。 这里一过了十二点,小区就会关掉一半的路灯。我打着哈欠往自己的那栋楼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