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怏,笑一下

光芒越亮,一旦被遮挡,就要面对越深的黑暗。李康,李白的李,健康的康。家庭和睦,憧憬自由浪漫,过得循规蹈矩。 杜怏,杜甫的杜,病怏怏的怏,父亲嗜赌如命,母亲难产去世,向往平淡美满,活的放荡不羁。 就这样截然不同甚至没办法联想到一起的两个人,在 年 月有了交点。 . 李康在一家工厂里做化验员,这天休假,他照常在咖啡馆悠哉悠哉地喝咖啡,享受着午后的安逸。 对面却不寻常地突然坐下一个人。 一股搀着

台风天不要出行

“你!我爱你!”沈婧急躁地脱口而出,刚说出就意识到自己又被套路了。台风天气不要出行 文/一剑青 简介 亲爱的市民朋友们,台风即将着陆,请不要在台风天任意出行。那样的话容易被刮到树上,给救援人员增加救援难度,还容易收获一个女朋友。 楔子 X市中心电视台,主播正在播报台风天气的相关报道。 “受台风天气影响,本市普降大到暴雨,请居民尽量不要室外出行。” “以下是前方记者带回的报道。” “喂喂,我是前方记

光棍儿村

一切罪孽都因为“爱”!痛苦像金黄的麦田,没有尽头……豫西北一个靠近太行山麓的小山村。这个村子有一个闻名瑕迩的名字----光棍村。因为严重缺水的缘故,这里的人家经年靠天吃饭。村里打的井的深度到了令人无法想象的程度。往往是刚打了一口极深的井,在村人们的兴奋还没有消退时井就干涸了。可想而知,这里人家的生活该是怎样的光景?山村固有的名字早已化作历史的尘埃。人们领受了村外人付于村子的新名字:光棍村。也许在一

粉红的纽扣

那枚粉红的花纹纽扣,染着鲜红的血枕,静静的躺在男孩的掌心,躺在两人之间。夕阳下,一个小山丘上。 男孩和女孩相对而立。 男孩缓缓摊开伸在两人之间的手,一枚粉红色的花纹纽扣正枕着落日的余晖静静地躺在男孩的掌心。男孩小心翼翼地问∶“怎么样,好看吗?” 女孩看着精致的纽扣,微微张开了嘴,用小手捂住嘴以掩盖震惊。女孩很喜欢收集纽扣,尤其对于粉色更是十分喜爱。但在这个贫瘠的小山村,她这个简单的爱好,却成了一个

医吻定情

对你,从来都是有预谋的非分之想。对你,从来都是有预谋的非分之想。——傅言泽 C市怡和医院顶楼 “咚咚咚——”院长办公室门被敲响。 “请进!” 门内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随即门被打开,穿着一身白大褂的女子走了进来。 “院长。”方瑾含叫了一声坐在办公椅上的年轻男子,走到办公桌前递给了他一张纸。 季泽接过纸,抬头对方瑾含笑了一下。“小含,这什么东西?” “辞职申请?怎么想要辞职?是对工作有什么问题吗?

山长水阔,然后是你

那些不经意对她的好不过是糖衣炮弹,她却错被烟雾弹迷惑酝酿出喜欢。那些不经意对她的好不过是糖衣炮弹,她却错被烟雾弹迷惑酝酿出喜欢。 文|二又 【第一章】 教室的灯关着,窗外的光线被厚重的窗帘隔开,黑暗像是滴入清水中的浓墨,一点一点地蔓延开来。 黑板被幕布取代——是周杰伦主演的《头文字D》。 电影放映至陈冠希扮演的高桥凉介在车边喝饮料,丁琬拿着饮料瓶起身,椅子在地板滑划过发出长而刺耳的声响。 “敬凉介

卡其色男子

此时刻在这个空间,你遇他,你们互相熟悉,却无法辨别相认。旅行的过程总是美妙的,窗外的树木慢慢向后退去,远处的田野向后面慢慢移去,近处和远处移动的速度不一样,把世界似乎切割成了很多个平行的空间,同一个空间,不同的时间维度。 有时候,有些人和有些人的相遇,也似乎是这样子的,在某个空间,此时刻的你和另一个时刻的他相遇相爱,可是,此时刻在这个空间,你遇他,你们互相熟悉,却无法辨别相认。 遇见柏是在一次晚间

BOSS很丑

井凉因为成长环境的问题导致审美异常,成功刺激到爱脸如命的豪门美男萧狄……NO. 攻击了我的肉体还攻击我的审美 “你……还好吧?”井凉又试着唤了声,背上的男人仍没反应,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拐向最近的一家小诊所。 诊所的大夫说他是腿断了,疼昏过去了,诊所不足以应对,最好能赶紧送去大医院拍个片子,免得落下病根。诊所里唯一的小护士盯着井凉看了半天,又看着昏死的男子眼睛发直,手下倒还算麻利,迅速给他处理好外

出车祸的未婚夫,被我甩了后,怎么会这样呢?

王娜是用自己的个人魅力征服了郭金帆的原创内容抄袭必究 文:谢汶青 郭金帆的出生就是他爸刚开始创业的时日,后来他爸创业成功后,家里的经济一下子由贫变富,他爸妈在一定程度上认为是郭金帆带给他们的好运气。 没有郭金帆之前,他们干过很多的工作,也创业很多次都失败了。 郭金帆出生的那一年的那一月收入就翻倍,好事都给他们遇上了。所以呀!他爸妈还有家里的爷爷奶奶都特别的疼爱这个小子。 金帆的名字也是他爸给

你来时冬至,但眉上风止

我就像一尾近视的鱼,而你是太阳,照进我一池死水般的生命里。 .骗子可以用暴力解决,但是对沈楷,我束手无策 商业街人影稀疏,斜阳掉落在黑色瓷砖地板,明晃晃地刺眼。 冷风穿堂而来,将裙摆吹得猎猎作响,我站在饮吧“茶时”门口,哆嗦着给“买家A”发信息:我到了,你在哪里? 店里走出一位穿米色针织衫的青年。他的短发微卷,剑眉衬得眼眸幽深,笑起来如装在玻璃杯里的薄荷水,清爽动人。 “站着说话不方便,我们进去

 3456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热点
罪明:“家人”
罪明:“家人”

蒋悦一直在哭,像是刺猬一样蜷缩着身体,可她身上没有刺,保护不了自己。 “他不同意我们在一起。”蒋悦语气低沉,神情失落,眼神里满是对未来得不确定。 “我们在一起,为什么需要经过他的同意?”郭明熠紧紧握住蒋悦的手,他想给蒋悦温暖、安定和依靠;后者顺着郭明熠手上的力道投入他怀里,下巴枕在肩胛的位置,“可明熠,他始终是你爸。” “那怎么了!?”郭明熠的声音粗了起来,甚至还带着不少的戾气。 “你爸要是不

扶男二上位:我家魔君爱吃醋
扶男二上位:我家魔君爱吃醋

“赏月如何赏到我卧房里来了,莫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对我有别的图谋?” .今天天气好晴朗,适合带着小包袱去私奔 乞巧节的前夜,我又做了那个梦。 从记事开始,我总时不时地梦见那个戴面具的男人,一袭锦袍坐我床边,深情脉脉地盯着我看。 这个梦委实惊悚,一开始我总半夜惊醒嚎啕大哭,但次数一多我便不耐了,爱看啥看啥,我自睡我的觉。 这次他却开了口,他凶巴巴地瞪我:“不许你嫁给莫家那个臭小子!” 我一震,猛

花与剑:傻夫君
花与剑:傻夫君

顾箴让她杀了眼前这个男人,可这个男人却还在傻乎乎地相信她。真是个十足十的傻子。 十六出嫁的时候,红妆加身,风光万里。 那一刻她觉得,世间最美好的事情大抵便是如此。 过了今晚,她的身份就再也不是心上人的小跟班,她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站在他身边,做他的夫人。 十六第一次遇见心上人时,正好十六岁。 彼时她还不过是个在勾栏院里打杂的弱女子,只因为不小心打翻了一只茶盏,低头听着客人厉声呵斥之时,被一旁那个

测一测|领取你的十一定制书单
测一测|领取你的十一定制书单

掐指一算,你最爱的作品是这几本!长假来袭,本小编的待看书单已经要排到明年十一了,可居然还有小可爱找不到自己喜欢的作品。 “找书就像找对象,世界这么大,愣是找不到自己喜欢的” 眉头一皱,看来必须要使出我的绝学,“掐指一算”功! 于是,在我逼秃了 个程序员小哥后,终于迎来了闪闪发光的神器《你的定制书单》,请把“厉害”打在弹屏上! 点击蓝字,进入测试。回答几道题后,就可以领取你的定制书单啦! 快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