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摇》招摇儿女上线,面容竟如同双胞胎,网友:祝天下夫妻终成兄妹
《招摇》招摇儿女上线,面容竟如同双胞胎,网友:祝天下夫妻终成兄妹

由白鹿、许凯等人领衔主演的玄幻剧《招摇》,是根据九鹭非香同名小说改编而来,此剧正在热播中!近日正在追剧的小伙伴们都在惶恐害怕结局会是烂尾,但却没有想到,结局的

招摇大结局:众人各自开始新生活 厉尘澜出关与路招摇隐居
招摇大结局:众人各自开始新生活 厉尘澜出关与路招摇隐居

路招摇跟琴芷嫣谈完了虚宗门书籍的事情后,让厉尘澜跟自己一起去看看沈千锦,顺便将书交给她。两人去的时候,发现沈千锦正穿着大红的嫁衣,原来,她打算独自完成与顾晗光许

招摇:路招摇与厉尘澜联手除掉明轩 厉尘澜陷入幻境
招摇:路招摇与厉尘澜联手除掉明轩 厉尘澜陷入幻境

明轩彻底入魔,现在的他彻底失去了最后一点人性,疯狂的吸走了众人的功法,大家都伤的不轻。锦绣昏迷前,依然执着的想要爬向唐韵的位置。林子豫见形势不对,想要杀了厉尘澜

招摇:明轩抓走琴千弦 竹季为救厉尘澜牺牲
招摇:明轩抓走琴千弦 竹季为救厉尘澜牺牲

路招摇见路十七擅自来找自己,意识到厉尘澜是故意支开她的,赶紧去找厉尘澜,可是此时万路门里哪还有厉尘澜的踪影呢。司马容猜测厉尘澜是去密室自我封印了,建议路招摇去

招摇:李崖子当众指证明轩 明轩重伤当众入魔
招摇:李崖子当众指证明轩 明轩重伤当众入魔

明轩听到了林子豫跟厉尘澜的话,嘲笑林子豫爱而不得很可怜,气的林子豫想要对厉尘澜动手。等林子豫离开后,明轩跟厉尘澜说起了当年自己进入封魔山想要除掉他的往事,话里

招摇:摇澜两人一夜荒唐,令招摇埋怨厉尘澜10年,指责他心狠抛弃妻子
招摇:摇澜两人一夜荒唐,令招摇埋怨厉尘澜10年,指责他心狠抛弃妻子

由白鹿、许凯等人领衔主演的玄幻剧《招摇》正在热播!此剧是根据九鹭非香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了路招摇和厉尘澜历经千难万阻、相爱相杀最终携手一生的爱情故事!在最近

招摇大结局:厉尘澜彻底黑化变得六亲不认,招摇含泪将他刺死
招摇大结局:厉尘澜彻底黑化变得六亲不认,招摇含泪将他刺死

《招摇》是根据九鹭非香仙侠同名小说改编,由白鹿(饰路招摇)、许凯(饰厉尘澜)领衔主演。自播出以来,便好评如潮。在最近更新的剧情中,姜武将魔化的墨青封印在结界内,但

招摇:厉尘澜再次召唤万钧剑,打倒金仙却付出惨痛代价,一刀砍伤招摇
招摇:厉尘澜再次召唤万钧剑,打倒金仙却付出惨痛代价,一刀砍伤招摇

由白鹿、许凯等人领衔主演的玄幻剧《招摇》正在热播!此剧是根据九鹭非香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了路招摇和厉尘澜历经千难万阻、相爱相杀最终携手一生的爱情故事。在最

招摇:琴芷嫣为救十七惨死,临终前一句话泪崩,招摇血染鉴心门
招摇:琴芷嫣为救十七惨死,临终前一句话泪崩,招摇血染鉴心门

近日,电视剧《招摇》正在热播,最新剧情中,金仙练就一身法术而归,万路门也将迎来一场浩大的劫难,在姜武挖出心帮助招摇重塑真身后,招摇对姜武除了救命之恩也做出了很大改

招摇:金仙魔性爆发惨死万钧剑下,临死前说出一秘密,招摇崩溃
招摇:金仙魔性爆发惨死万钧剑下,临死前说出一秘密,招摇崩溃

近日,由许凯和白鹿主演的电视剧《招摇》正在热播当中,该剧是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主要讲述了厉尘澜和路招摇之间的爱情故事,随着剧情的发展,厉尘澜被姜武骗去封魔山,因此

 3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热点
执子之手
执子之手

“离婚?你拿什么养活自己?你觉得自己有资格跟我谈离婚吗?除非你不想要孩子。” 清晨,苏珊在明媚温暖的阳光中,侍弄窗前的绿萝。 苏珊非常喜欢这种植物,只要阳光温暖,水源充足,就能郁郁葱葱地爬满整片窗台,密密麻麻的形成一种天然屏障物,隔开了窗内外的世界,只剩下缕缕阳光透进房里。 不远处,她的丈夫杰克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杰克躺在一张木椅上,腿上盖着毯子,他所处的那个角落,正是房间里的阴暗处。 他期盼地

相思惹:春光(大结局)
相思惹:春光(大结局)

“他们说你死了。”卿珝珝抽搭道,“我偏不信,便来找你了。” 莫轻寒从客栈见过宋之君出来后,便听了一路这样的八卦。 他觉得心口有点儿疼。那个以前天天缠着自己学骑射的小姑娘,摔伤了也不吭一声的小姑娘,整日里没心没肺开开心心的小姑娘不知从哪一天开始,便疏远了离开了,从他的身边消失了。 是他把她弄丢了的,那般的怠慢和不珍惜,就算是无意为之,她也是会累的吧。 莫轻寒第一次体会到后悔的滋味,也第一次体会到舍不

相思惹:思慕(四)
相思惹:思慕(四)

“小七……被丢掉了……”莫轻寒重复嘟囔了一句,语气中尽是忧伤。 因为射柳和其他项目都大获全胜,周知提议队里的几个人一起庆祝一下,而裴小公子裴云也在邀请之列,卿珝珝为了感谢搭救之恩,自然要多敬几杯。 裴云将卿珝珝的杯中酒换成茶水:“卿姑娘今日受了惊吓,不宜饮酒,茶水一样的。” 卿珝珝有些不好意思:“今日的大恩……” “大恩不言谢。”裴云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等卿姑娘休养好了,我们再约上一起饮酒,

相思惹:伤怀(三)
相思惹:伤怀(三)

“我是因为不想学了。”卿珝珝突然插嘴道,“我发现我其实没有那么喜欢骑射。” 这五天卿珝珝过的既兴奋又忐忑,同样的问题一天能问上侍女七八次。 “你说我穿骑装是穿红色的好看还是白色的好看还是黄色的好看?” “小姐穿什么颜色的好看?”侍女每每都这样回答。 对这样的回复卿珝珝很不满意,于是仍然天天在纠结穿什么颜色衣服这个问题上,直到第三天方才做了决定。 她最终选了一件既不是太刻意又不是太平淡的颜色——青色